LANDMARK MAGAZINE

Combating the mediocre in men’s style

2015年 10月 29日
男士的某些髮型,可以作為時代的反映,但有趣的是,我們會欣賞其中一些,卻又鄙視另外一些。在當今「世上無新意」的後現代氣氛籠罩下,理應任何嘗試都不受局限,但說到男士髮型,大家的接受程度始終有限,想反叛或炫耀一下也不敢妄動。在髮型方面,男人依然處處受制肘。

耶穌毋疑是男士髮型潮流的先驅,雖然距今已兩千多年,祂的髮型依然受到追捧。在1960年代末至1970年代初,為了擺脫1950年代的拘謹,所有想讓頭髮自然垂下的男人都留起耶穌頭,歌手Crosby、Stills、Nash以至多數時候的Young,全都頂著一頭耶穌長髮,差別只在鬍子的長短。

今天,當鬍子和面毛大行其道,耶穌髮型也再次興起。走進位於倫敦東部Shoreditch區Redchurch街上超級有型的名牌時裝店Hostem,放眼所見,店員之中盡是年輕的Crosby、Stills、Nash和Young,可見這髮型的流行程度。

綜觀流連於這個時尚區域的男士,還可發現有其他經典髮型分庭抗禮。過去十年最盛行、香港人稱為飛機頭的quiff髮型源自1950年代,代表人物有永遠的偶像Elvis Presley及James Dean(見圖)。這款乾淨俐落陽剛味十足的髮型可以配搭任何服裝,不管是走在潮流尖端還是喜歡復古打扮的人,都鍾情這個髮型。

另一種兩側剷青和面頰保持光滑的髮型,是1940年代流行的足球學徒頭,代表人物有Stanley Matthews。這種將全部頭髮向後梳的短髮是那年代的標記,大概在那個物資短缺的年代,連髮型也定量配給,才會造就它成為經典。頭上剷青可以突顯簡樸的形象,而簡樸的風潮在今天正方興未艾,難怪這種粗獷而陽剛的髮型乘時而起。

一直以來,足球場都是盛產古怪髮型的地方,由1970年代的光頭到1980年代的mullet髮型,都誕生於球場上。後者還演變成歐洲mullet和濕捲髮,然後透過電子音樂「酸屋」,衍生出1980年代末至1990年代初的大馬尾頭。可惜這些充滿年代特色的髮型均沒有復興之勢,連這時期流行的blow-dry(用風筒吹出一絲不苟的髮型)也備受忽略。

在此,我強烈建議大家重新擁抱清爽的髮型(及乾淨的頭髮)。事實上,我已身體力行要令blow-dry重新流行起來。沒錯,這種髮型有點裝模作樣,但髮型的本意不就是如此嗎?blow-dry只是不懂閃爍其事而已。覺得這髮型太娘太陰柔的話,麻煩重溫一下《人在江湖》,那些頭髮吹得貼服的幫會成員可能會「出手」表示強烈抗議。

1980年代不乏blow-dry髮型的代表,但如果真的要為這髮型留下註腳,就不得不提Wham!後期George Michael為髮型大發雷霆一事。他亦曾經為了其blow-dry髮型,請髮型師乘坐和諧客機飛到大西洋彼岸為他吹頭髮。那時Michael的髮型在蓬鬆程度、形狀和質感三方面都達到巔峰狀態。雖然無奈,但對成長中的少年來說,髮型是頭號大事。好了,對我來說,這才算是經典髮型!

Words by Tom Stubbs
標籤:
男士專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