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DMARK MAGAZINE

Trunk archives

2015年 11月 26日
巴黎是奢華的同義詞,不過,許多自稱巴黎品牌的卻不是真正的花都製造。歷史悠久的行李箱製造商Moynat於1849年開業,至今全部產品由設計到生產仍然在位於Rue Saint Honoré街的工作坊以人手製作。雖然公眾對此可能一無所知,但Moynat是貨真價實的少數巴黎名牌之一,說它是花都的代表亦不為過。Moynat以產品低調優雅為榮,認為產品本身就是最好的代言人。

Moynat的低調並不是什麼宣傳策略,而是公司管理層的性格反映,特別是害羞但魅力非凡的創作總監Ramesh Nair。Ramesh謙遜得有點過分,相比起接受訪問,他寧願躲在工作室畫設計圖,或是留在工作坊解決技術難度甚高的手柄鉸鏈問題。

當被問到何以迴避鎂光燈時,他慎重地說:「我們的創作是最重要的。」事實上,對於自己行事之低調,Ramesh甚至有點沾沾自喜,並自鳴得意地說,據他所知,雖然他是唯一執掌主要奢華名牌的印度設計師,但鮮有同胞知悉此事。

Ramesh和Moynat的相遇可能比其他創作總監和品牌之間的故事更命中註定,因為當LVMH主席Bernard Arnault於2011年打算復興Moynat時,他第一時間找來Ramesh。「我在加入Moynat之前任職Hermès,有機會跟隨多位傑出的設計師學習,包括擔任Martin[Margiela]和Jean Paul[Gaultier]的助手,他們都是業內翹楚,但我還是會對前路感到有點徬徨。」

Bernard的電話讓他喜出望外,有關聘任更是難以抗拒。「他們問我有沒有興趣振興一個品牌,對設計師而言,這簡直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而對喜歡歷史的設計師來說,這更是天作之合。

Ramesh稱振興Moynat的工作為「再始創」計劃,並為此定下一些準則,他說:「我要做的不是在品牌的名字下隨意創作,而是了解這個名字,發掘它的歷史故事,然後才進行創作。」歷史是當中的靈魂,只有在歷史的框架下創作,Ramesh在Moynat的設計才有正統性。「我在Hermès留意到收藏舊日設計的資料庫有多重要,明白到歷史的分量。擔任Margiela助手時,我們時常從舊作中尋找靈感,因此我們需要蒐集Moynat的舊作。我需要知道品牌的故事,需要知道它的歷史。」

Ramesh和Moynat行政總裁Guillaume Davin過去數年遍尋網上網下的跳蚤市場和古董市集,努力搜羅品牌輝煌時期的出品。皇天不負有心人,二人成功將Moynat在巴黎的小小辦公室變成博物館,堆滿品牌不同年代推出的行李箱,包括20世紀初葉推出的產品。

這樣執著的尋寶行動不是無的放矢,它對於界定Ramesh以至Moynat的創作空間和限制尤其重要。他說:「我最近拿起Moynat於1920年代生產的一套書寫工具,設計、做工異常精美,不禁讓我思考能創作什麼與它看齊的。」Ramesh亦深入研究了昔日的豪華轎車系列,其優美的外型設計,像在訴說昔日的故事,反映了那個行李箱被綁在汽車頂的年代特色。「品牌的建立不僅著眼於現在和未來,更繫於它的過去。」他說。

印度出生的Ramesh已在巴黎定居16年,居住時間比任何城市都長,他表示:「住在這裡不會讓你變成法國人,但會令你變成巴黎人。」他對這城市的愛是毋庸置疑的,說到這裡的著名建築、藝術等等給他的靈感時甚至欲罷不能,但奇怪的是,身處這行業,時裝竟然不是他的靈感來源。「我喜歡設計,卻沒怎麼留意時裝潮流,也很少看時裝展。」他語畢還不忘補充,他「雖然經常接獲邀請,卻從沒出席。」相反,能激發Ramesh的設計都是歷久不衰的,不像時裝那樣潮來潮去。「我喜歡一句話:『設計帶領潮流,時裝追隨潮流』,因此於我而言,設計是一切的重點。」

Ramesh的謙虛和對設計的專注,跟以生活隱遁聞名的恩師Martin Margiela如出一轍。他跟Martin在Hermès合作多年,兩人同樣認為產品才是重點,應該放在前面,設計師只須躲在幕後默默耕耘。然而,隨著Moynat再次冒起並躋身頂級奢華品牌之列,加上Pharrell Williams等名人顧客對公司產品讚譽有加,Ramesh面對的不只是更多聞風而至的記者,還有一間由始創階段迅速壯大的公司。「我們每天都要為不妥協而戰,我討厭任何妥協。當公司成長,我們顯然會改變,但我同時會盡我所能以不變應萬變。」

像要首尾呼應一樣,Ramesh最後柔聲地重複說道,別人對Moynat的評價最終都是基於其漂亮出品,而不是別的。

Words by Abid Rahman
標籤:
MOYNAT , 大開眼界 , 男士 , 玩意 , 藝術品及古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