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DMARK MAGAZINE

Jolie good

2015年 10月 29日
Angelina Jolie毫無疑問是21世紀第一位公認的性感女神,任何時候都受到世界各地傳媒關注,尤其是跟荷李活巨星、現任丈夫Brad Pitt傳出戀情後,一舉一動都牽動傳媒的神經。這位奧斯卡得獎演員是荷李活少數能在藝術電影和賣座商業電影中取得平衡的女星,單憑她在電影界的成就,已無愧「經典偶像」這個稱號。然而,演員的身份只是她人生的其中一部分,這些年她對各地社會的貢獻,影響之深遠,早已超越她的演藝成就。

擔任聯合國難民署親善大使接近15年,Angelina成功喚醒公眾,令他們關注世界各地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的兒童、貧窮人口,以及數以百萬計的難民。她不僅跟第三世界地區的政治領袖討論相關政策及援助方案,更出力又出錢,向多個人道組織捐出超過2,000萬美元,為飽受戰亂和旱災影響的難民提供糧食和庇護。聯合國難民署亦是受惠機構之一,獲得她至少500萬美元的捐款。

年方四十的Angelina表示:「很多人以為行善是一種責任,但其實樂善好施不僅裨益我們的心靈,也會讓我們更了解人生。難民教會我的東西比任何人都要多,他們讓我成為更好的母親、更堅強的人,對生存有更多體會。我希望可以回饋他們。」

她又說,作為荷李活紅星,她「內心深處渴望」能夠「逃離自己一直活在的泡沫」,對世界作出一些貢獻。她說:「如果沒有非洲和柬埔寨等地的慈善工作,我會活得很膚淺、很空洞。聯合國難民署的工作為我的人生帶來目標,能夠幫助戰亂中的生還者、全球正在受苦的難民和小孩,為他們帶來希望,我覺得與有榮焉。」

Angelina對慈善工作的熱忱使她成為全球最重要的人道主義者之一,她的知名度吸引不少富豪和商業機構慷慨解囊,成功為慈善團體帶來數以百萬計的捐款。她又游說已發展及發展中國家盡力照顧世界各地最無依無助的一群。

Angelina跟丈夫Brad Pitt組成的家庭也仿如小型聯合國。現年14歲的長子Maddox生於柬埔寨,是2002年她訪問該國時領養的。而在飽受乾旱和戰亂蹂躪的埃塞俄比亞進行為期數月的援助工作,則促成她收養長女Zahara。次女Shiloh是她和Brad的第一個親生孩子,在納米比亞出生,當時夫婦倆正在非洲遊歷。2007年,他們在越南收養了兒子Pax。2008年,Angelina在法國尼斯誕下雙胞胎Knox和Vivienne。

這位女星形容,她的六個孩子是「世界本是一家的最佳體驗,我疼愛他們,如同我疼愛全球各地無父無母、前景無望的兒童」。

她堅持讓子女了解她為聯合國難民署出訪的意義,甚至多次帶著他們參與人道救援工作。她說:「每次參加聯合國的任務前,我都會坐下來跟孩子講解我要到哪裡去。很多時候他們都對我要出訪的地方略有所聞,多數是在新聞裡聽過有關地方,因此很清楚我的人道工作。我告訴他們,我會去探望當地的小朋友,確保大家都生活安好。有時候他們會給我一些小禮物,讓我帶去送給當地的孩子。」

Angelina補充,她希望培養兒女成為世界公民。她說:「我媽媽(已故演員兼監製Marcheline Bertrand)雖然很開明,但我們很少出國。她常常教導我要做一個正直善良的人,並且對許多事物都很感興趣。第一次參加國際特赦組織的晚宴,也是她帶我去的,當時我只有九歲。她有美國原住民血統,常常告訴我各地發生的大事,但卻從沒在美國以外的地方生活過,因為在其他地方總讓她覺得不自在。」

「我教導自己的小孩要尊重所有人,鼓勵他們結識不同地方的朋友,並學會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生活也可以泰然自若,因為他們是世界的一分子。當然,他們也會如常學習數學和科學等科目,但我認為培養他們的全球視野始終最重要。」

自2001年獲委任為聯合國難民署親善大使以來,她為了履行職責,探訪了逾20個國家。與此同時,Brad也是慈善組織Not On Our Watch的創辦人之一;這個組織致力提升公眾對蘇丹達爾富爾等種族滅絕行為的關注,並投放資源制止和預防同類暴行。2006年,夫婦二人更成立基金會Jolie-Pitt Foundation,慷慨捐助保育團體、無國界醫生等組織。2007年,為了肯定Angelina的貢獻,國際救援會將自由大獎頒發給這位女英雌。

除了聯合國難民署的工作,Angelina亦不時到不同國家觀察和支援各項工作,如救災、救助弱勢兒童、環境保護,以至國際法律在各地的落實情況。2003年,她成立了Maddox Jolie-Pitt Foundation,專注在柬埔寨推行保育計劃,其後支援工作更推廣至農業、教育、醫療、職業訓練、基建、農村規劃和小額貸款等多個範疇。

兩年後,她又成立了National Center for Refugee and Immigrant Children,為尋求庇護的少年提供免費法律支援。2008年,她跟微軟公司合作成立Kids in Need of Defense(簡稱KIND),與律師事務所、大企業的法律部門、非政府組織和義工等攜手為隻身來到美國又無依無靠的兒童提供免費法律諮詢。另外,她又擔任Education Partnership for Children of Conflict的聯合主席,為受戰火影響的兒童籌募教育經費。

眼見非洲、亞洲和現時的敍利亞等地持續出現難民問題,情況又日趨絕望,促使她不斷投入人道工作,期望為解決難民問題出一分力。Angelina多年來積極參與救援工作,在救助難民、支援弱勢社群方面,早已成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非政府領袖之一。

她坦言,這種跟荷李活的金光燦爛截然不同的生活,對她而言是好事並心存感激。她說:「我以前就想為自己的生活找個重點,為人生找個目標和方向。我喜歡演戲,但電影中的角色好像永遠比我的人生精采,直到加入聯合國難民署,開始參與人道救援項目之後,才終於覺得自己能夠為世界做一點實事,感到有所作為。」

Words by Jan Janssen
Photography by Alexei Hay/Trunk Archive/Snapper Media
標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