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DMARK MAGAZINE

Kindred spirit

2015年 11月 26日
苦艾酒不管在喻意上還是實質上,都是富有「特色」的佳釀。文字記載,這種於19及20世紀初被稱為「綠仙子」的酒,在當時深受文人及藝術家推崇。對於苦艾酒迷來說,它的吸引力來自瓶中玉液那誘人的祖母綠色,以及在玻璃杯稀釋時縹緲如雲霧的色彩。

釀製綠仙子的苦艾草能令人產生幻覺的不實傳言,也令從事創作為生的人浮想連篇。據說,大文豪王爾德連續跟綠仙子共舞三晚後,聲稱在法國一間咖啡館看到花兒從地板長出來。19世紀時,苦艾酒的酒精濃度高達74%,以這個酒力,他可以站起來已是奇蹟。

苦艾酒有時被稱為利口酒,但以酒精含量而言卻是不折不扣的烈酒。它像氈酒一樣,均帶有植物味道;氈酒的靈魂是杜松,苦艾酒則是大艾草。

綠仙子近年再次在全球各地掀起熱潮,但在一次世界大戰前幾年,苦艾酒曾經幾近絕迹,在法國和瑞士等主要市場被禁售,連自1850年代開始便用它調配新奧爾良經典雞尾酒Sazerac的美國亦加入禁售行列。苦艾酒最早於18世紀末在瑞士作為商品大量出售,到1840年代才傳到法國。據說當時曾被派駐殖民地的士兵回國後,念念不忘服役時用以淨化可疑食水(這用途有待商榷)的苦艾酒,於是開始在咖啡館點這種酒。

苦艾酒開始於巴黎的波希米亞地區流行起來,詩人波德萊爾、魏崙、韓波,以及畫家馬奈、梵高和羅特列克等都成為苦艾酒迷,魏崙更在一次縱情大喝後開槍射傷愛人韓波的手腕。為苦艾酒著迷的當然不止畫家和作家,在1914年禁售前,法國每年售出約3,600萬公升綠仙子。

事實是,苦艾酒從來沒有真正消失,不僅英國從沒正式禁售,捷克斯洛伐克、葡萄牙等國家亦一直有釀製。苦艾酒的真正捲土重來要拜英國商人George Rowley所賜,他於1990年代末從捷克共和國引入此酒,2000年更開始在法國釀製La Fée牌苦艾酒。

最初釀製的La Fée苦艾酒只作出口,不能在法國出售,直到2011年當地取消苦艾酒禁售令為止。現時,La Fée苦艾酒已打進大部分國際市場,旗下的Parisienne苦艾酒含有68%酒精,更是當中佳品。

地文華東方酒店MO Bar的首席調酒師Jigmee Lama表示,多款經典雞尾酒都採用綠仙子調混,包括美國作家海明威以苦艾酒和香檳調配的「午後之死」。Jigmee續道:「在調混Sazerac和Corpse Reviver #2等雞尾酒前,也會用綠仙子濾杯。我自己也喜歡用它調酒,藉以增加雞尾酒的層次和令顏色更鮮艷。」

上述雞尾酒的調配方法可在Harry Craddock於1930年出版的《The Savoy Cocktail Book》找到,書裡還記載了Chrysanthemum雞尾酒的配方。位於地廣塲中庭的Zuma最近推出這款雞尾酒,酒吧經理Arkadiusz Rybak解釋:「它是以乾身vermouth為基酒,加入少量Bénédictine甜酒及La Fée的Parisienne苦艾酒調成,後者可賦予雞尾酒一點辛辣和花草香味。」

位於地遮打的Armani/Aqua則供應受歡迎的Sazerac雞尾酒,由La Fée苦艾酒和Peychaud’s Bitters苦啤,以及客人自行選擇的波本、黑麥威士忌或干邑調製而成。酒齡深厚的劉伶也可到地太子的Oliver’s The Delicatessen購買La Fée苦艾酒,然後自行在家裡調配勁度十足的杯中物。

Words by Robin Lynam
標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