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DMARK MAGAZINE

High time for haute horology

2015年 10月 29日
昔日的钟錶专家大概做梦也想不到,21世纪的钟錶製造技术会如此一蹴即就。他们当年如果听说有关技术,大概会厉声反驳:「只要一个电力装置,就可以设计和呈现手錶的形状?准确计算尺寸?并且製成立体绘图?」

电脑的辅助确实令钟錶製造变得相对轻鬆,但当今最受追捧的腕錶,不少却是30、50甚至是100年前,钟錶专家仅仅靠一枝铅笔和一张纸设计出的经典款式。

不过,如果你只是喜欢怀旧的外观,选购现代復刻版就好,不必购买原版。事实上,新腕錶在用料、防震、防水、可靠和准确度,甚至最后的润饰等,一般都比旧錶优胜。加上古董腕錶价值近来水涨船高,一隻备有保养书、连同錶盒一起出售的21世纪復刻版,实惠合算得多。

以Breitling的传奇飞行员手錶Navitimer为例,新推出的多个现代版本,外观跟1950年代的原版几乎一模一样。Bulgari方面,品牌今年为庆祝第一款男士腕錶Bulgari Roma面世40周年,特别推出素雅低调的新版本Roma Finissimo向原作致意。

Cartier亦推出了一系列经典腕錶的復刻版,重新演绎原创于1919年的着名款式Tank,以及1904年为飞行先驱Alberto Santos-Dumont创製的Santos手錶等。IWC最近也翻新了奠定品牌地位的「葡萄牙」系列,将这个始见于1939年的设计,複製成2015年的葡萄牙系列手动上链八日动力储备75週年特别版。

Jaeger-LeCoultre的Reverso手錶同样历史悠久,自1931年面世以来一直是最畅销的腕錶型号之一。话说当年驻守印度的英国军官要求一隻适合在激烈的马球运动中配戴的腕錶,Reverso的錶壳因此设计成可翻转配戴。

Panerai也从历史中寻找灵感,于今年的日内瓦国际高级钟錶展上,推出以传奇的1943年Mare Nostrum计时码錶为蓝本设计的Mare Nostrum Titanio,震惊錶坛。直径52毫米的Mare Nostrum,当年只製作了少量原型,因此一直是品牌最具珍藏价值的古董款式。新版本直径不变,除錶壳改用更实用的钛金属,以及錶盘从原有的墨绿色改为较沉实的棕色外,设计与原版几无二致,但售价却只需约40,000美元。

Vacheron Constantin亦不甘后人,为庆祝260週年纪念,今年以其20世纪初的枕形设计为灵感,推出新的Harmony系列。Van Cleef & Arpels全新发表的Pierre Arpels正装腕錶则以Arpels先生于1949年为自己设计的手錶为蓝本。Patek Philippe于1932年面世的Calatrava正装手錶亦有新版本,这款以包浩斯的「形式与功能」原则设计的手錶,至今仍是品牌受欢迎的款式之一。

也许美国已故伟大字体设计师Frederic Goudy说得对:「最好的意念都被前人用了⋯⋯」

Words by Simon de Burton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