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DMARK MAGAZINE

Trunk archives

2015年 11月 26日
巴黎是奢华的同义词,不过,许多自称巴黎品牌的却不是真正的花都制造。历史悠久的行李箱制造商Moynat於1849年开业,至今全部产品由设计到生产仍然在位於Rue Saint Honoré街的工作坊以人手制作。虽然公众对此可能一无所知,但Moynat是货真价实的少数巴黎名牌之一,说它是花都的代表亦不为过。Moynat以产品低调优雅为荣,认为产品本身就是最好的代言人。

Moynat的低调并不是什麽宣传策略,而是公司管理层的性格反映,特别是害羞但魅力非凡的创作总监Ramesh Nair。Ramesh谦逊得有点过分,相比起接受访问,他宁愿躲在工作室画设计图,或是留在工作坊解决技术难度甚高的手柄铰链问题。

当被问到何以回避镁光灯时,他慎重地说:「我们的创作是最重要的。」事实上,对於自己行事之低调,Ramesh甚至有点沾沾自喜,并自鸣得意地说,据他所知,虽然他是唯一执掌主要奢华名牌的印度设计师,但鲜有同胞知悉此事。

Ramesh和Moynat的相遇可能比其他创作总监和品牌之间的故事更命中注定,因为当LVMH主席Bernard Arnault於2011年打算复兴Moynat时,他第一时间找来Ramesh。「我在加入Moynat之前任职Hermès,有机会跟随多位杰出的设计师学习,包括担任Martin[Margiela]和Jean Paul[Gaultier]的助手,他们都是业内翘楚,但我还是会对前路感到有点徬徨。」

Bernard的电话让他喜出望外,有关聘任更是难以抗拒。「他们问我有没有兴趣振兴一个品牌,对设计师而言,这简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而对喜欢历史的设计师来说,这更是天作之合。

Ramesh称振兴Moynat的工作为「再始创」计划,并为此定下一些准则,他说:「我要做的不是在品牌的名字下随意创作,而是了解这个名字,发掘它的历史故事,然後才进行创作。」历史是当中的灵魂,只有在历史的框架下创作,Ramesh在Moynat的设计才有正统性。「我在Hermès留意到收藏旧日设计的资料库有多重要,明白到历史的分量。担任Margiela助手时,我们时常从旧作中寻找灵感,因此我们需要搜集Moynat的旧作。我需要知道品牌的故事,需要知道它的历史。」

Ramesh和Moynat行政总裁Guillaume Davin过去数年遍寻网上网下的跳蚤市场和古董市集,努力搜罗品牌辉煌时期的出品。皇天不负有心人,二人成功将Moynat在巴黎的小小办公室变成博物馆,堆满品牌不同年代推出的行李箱,包括20世纪初叶推出的产品。

这样执着的寻宝行动不是无的放矢,它对於界定Ramesh以至Moynat的创作空间和限制尤其重要。他说:「我最近拿起Moynat於1920年代生产的一套书写工具,设计丶做工异常精美,不禁让我思考能创作什麽与它看齐的。」Ramesh亦深入研究了昔日的豪华轿车系列,其优美的外型设计,像在诉说昔日的故事,反映了那个行李箱被绑在汽车顶的年代特色。「品牌的建立不仅着眼於现在和未来,更系於它的过去。」他说。

印度出生的Ramesh已在巴黎定居16年,居住时间比任何城市都长,他表示:「住在这里不会让你变成法国人,但会令你变成巴黎人。」他对这城市的爱是毋庸置疑的,说到这里的着名建筑丶艺术等等给他的灵感时甚至欲罢不能,但奇怪的是,身处这行业,时装竟然不是他的灵感来源。「我喜欢设计,却没怎麽留意时装潮流,也很少看时装展。」他语毕还不忘补充,他「虽然经常接获邀请,却从没出席。」相反,能激发Ramesh的设计都是历久不衰的,不像时装那样潮来潮去。「我喜欢一句话:『设计带领潮流,时装追随潮流』,因此於我而言,设计是一切的重点。」

Ramesh的谦虚和对设计的专注,跟以生活隐遁闻名的恩师Martin Margiela如出一辙。他跟Martin在Hermès合作多年,两人同样认为产品才是重点,应该放在前面,设计师只须躲在幕後默默耕耘。然而,随着Moynat再次冒起并跻身顶级奢华品牌之列,加上Pharrell Williams等名人顾客对公司产品赞誉有加,Ramesh面对的不只是更多闻风而至的记者,还有一间由始创阶段迅速壮大的公司。「我们每天都要为不妥协而战,我讨厌任何妥协。当公司成长,我们显然会改变,但我同时会尽我所能以不变应万变。」

像要首尾呼应一样,Ramesh最後柔声地重复说道,别人对Moynat的评价最终都是基於其漂亮出品,而不是别的。

Words by Abid Rahman
标签:
MOYNAT , 大开眼界 , 男士 , 玩意 , 艺术品及古董
TOP